当前您在:荆门车管网 > 车管科技 > 正文

12岁萝莉女王踩踏盘点共享出行这一年:从四处开花到死亡一片

分类:车管科技 热度:

  编辑按:2017年,共享经济的风吹得格外大。几乎一夜之间,共享经济渗透至衣、食、住、用、行各个领域,甚至只要戴上“共享”这顶帽子,就有资本乘光速而来。不过,风有起即有落。一阵热闹后,共享经济市场逐渐恢复冷静和理智,如同季节变化一样,共享经济的资本市场在年末也由春天走向了冬天,而在过去的一年,在出行领域,这种高开低走的走势异常明显。

  中国网科技1月3日讯(记者 刘壮石)2017年年初,共享单车市场大战正式爆发,共享系列产品随即燃起,各种共享名义的车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历经一轮爆发式增长后,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等又开始猛然刹车,沦为死亡重灾区。在共享出行领域有多少企业倒闭了?它们发生了什么?中国网科技将带大家复盘过去一年共享圈内的阵亡事迹。

  最“良心”的退出: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

  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截至退出,悟空单车拥有约一万名用户。

  由于悟空单车采用合伙人模式,宣布退出市场后,团队用两个月时间完成善后工作,把资金全部退还给投资者,把注册用户的押金陆续还给用户。这些行为,在还没经历过后来种种的当时,大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没有创始人跑路,没有押金难退被中消协“通缉”,如今看来,竟有一丝感动,悟空单车可以称得上是年度最“良心”离场的共享单车企业。

  町町单车倒闭 创始人做主播还债 称一无所有仅剩狗

  町町单车由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管理, 2017年8月,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栖霞工商局失去联系,因此被栖霞区纳入经营异常企业名录。

  本是“富二代”的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在投入市场1万辆单车烧光父亲2000万个人投资后,町町单车宣告破产,负债200万。截至11月,町町单车仍有一万多用户的押金未退。据媒体最新报道,丁伟目前在北京一家公司内打工,晚上兼做主播,以偿还债务。丁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已一无所有,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

  引中消协出动:酷骑单车数亿用户押金遭挪用 无法退还

  2017最糟糕的退场非酷骑单车莫属。去年6月,闪着土豪金色的酷骑单车进入人们视野。三个月后,酷骑单车出现押金难退、多处运营单位与工商局失联等问题。11月20日,酷骑宣布停运。12月,中消协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酷骑公司将用户押金挪作他用,且人为设置退押金障碍,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

  除此之外,酷骑单车还拖欠公司员工工资。据媒体报道,如今酷骑的员工已沦落到靠卖单车零件来弥补自身损失的地步。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面对押金退款困难的问题,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提出“以车抵押金”方式。他称,酷骑单车造车成本是650元,能够覆盖298元的用户押金,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被遗憾的离场:小蓝单车停运 用户直呼可惜了

  随着共享单车竞争格局日渐明朗,部分资本开始撤出市场。去年11月,被誉为“最好骑的”小蓝单车宣布停运。与酷骑单车“人人喊打”情况不同的是,不少用户得知消息后直呼可惜。

  据悉,2016年11月,小蓝单车落地深圳。凭借不错的产品性能和用户体验,小蓝单车在数月内迅速笼络了一群忠实用户,被视为共享单车第三强企业。但去年6月开始,小蓝单车融资频频失败。11月20日,小蓝单车在一周年生日之际宣布停止运营。资金链断裂让小蓝单车轰然倒塌,报道显示,小蓝拖欠供应商与负责单车日常维护的运维商款项或高达2亿。

  小鸣单车遭广东省消委会起诉 濒临停运边缘

  同样有着不错口碑的小鸣单车,也正在经历公司大幅裁员、实际控制人失联、遭消委会起诉等困境,濒临停运边缘。

  去年8月,小鸣单车开始爆发押金难退问题。11月,小鸣单车CEO离职,大量员工被裁,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起诉其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据悉,仅广东地区,小鸣单车就拖欠用户押金992万多元。目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件,这标志着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有望打响。

  政策不鼓励下的电动车圈:小鹿单车停运

上一篇:饶太郎擦鞋无人驾驶公交中国深圳上路 乘客:很稳很好玩 下一篇:黑冰女王.mp4_共享经济2018年依旧是大势所趋 规模将达2300亿美元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