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荆门车管网 > 交警故事 > 正文

fq55点com危险边缘的交警故事

分类:交警故事 热度:

  “对你们来说,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而对我们交警来说,这从来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近日,一篇网帖在微博和微信上悄然流传开来,引起交警群体的强烈反响。作为与群众接触最频繁的警种之一,交警工作的危险和种种“难处”,却常常不为人所知。

  危险边缘的交警故事

  文_本刊记者 龚斯宇

  与死亡和失忆擦肩而过后,周宝来坦言自己感到后怕。

  去 年,成都市交警六分局民警周宝来执法被撞,记忆倒退15年。醒来的那一刻,他已认不出眼前的妻儿,而是试图抬起右手敬军礼。“失忆交警”,是媒体和网友对他的另类称呼。

  周宝来的事迹让不少人感动。但更多时候,交警群体面对的,是工作中遭受的枯燥、误解或危险。

  近日,一篇名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网帖在微博和微信上悄然流传开来。它用图文结合的方式,细数交警工作中的种种处境,引起这个群体的强烈反响,有人流下了眼泪。

  “请理解我们的工作!”不少交警在转发中写下这样一句话。

  他们的“敌人”,有意想不到的极端天气,也有铤而走险的逃犯或毒贩,最常面对的,还是各类交通陋习。

  “受气”交警的无奈

  “那些年,我受过太多气。”杨辉(化名)离开自贡市某交警队已经8年,但对曾经的场景,他记忆犹新。令他下定决心离开的,正是那些“受气的瞬间”。

  他最不能忘记的,是一个傍晚。那天,他按程序处罚了一例违规停车。

  “警察打人啦!”没等杨辉擦干别人吐到脸上的唾沫,就听见人群中发出一阵叫喊。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电视台记者也扛着摄像机拍他的脸。

  他站在原地百口莫辩。在这之前,他确实推了一下车主的肩膀,后者顺势倒在地上——对方说了“问候母亲的话”,他一时没忍住。

  那时,年轻的他,完全不知该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辱骂。

  类似这样的“气”,杨辉在过去工作的几年中没少受。如今,他是一名商人,两个孩子的父亲。

  他说,从经济方面考虑,自己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当初没辞职,要以现在的水准供养这一家子,真是天方夜谭。”生意繁忙,他尽力为家人打造最好的生活。为了支持女儿发展爱好,杨辉每年要花数万元给她请声乐和表演老师。

  提起从前的同事,他表情复杂——带着凝重的敬意,又有同情。杨辉和他们时常联系,约在一起喝茶。“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些人还像以前一样,做着辛苦的外勤。其中年纪最大的,已经快50了。”他甚至觉得,这些交警是因为“缺关系”,才迟迟没有被分配到更加轻松的岗位上。

  与杨辉的离开不同,更多人选择了坚守。

  山东省高速交警总队民警毕华军就是其中之一。微博上,她有另一个为“警迷”们熟知的名字“@无敌饼干姐”。

  在高速公路上执勤的这些年,她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事和人。“大多数人只记得交警开罚单的样子,却看不到半夜,交警面对多名蛮横违章司机的时候。”她说。

  一个凌晨,十几个违章的彪形大汉一拥而上,将毕华军和一名同事围住,越来越近。“你要敢开罚单,我们就敢砸警车!”领头的凶神恶煞。

  凌晨3点,苦苦讲明道理仍无效,两名交警叫不到支援,只好离开。

  回想起那次经历,毕华军半开玩笑地说:“太丢人了。”但记者所感受到的,更多是无奈:“我不委屈,但感到害怕。如果他们真的打了人、砸了车,交警的尊严何在?”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其他警种相比,交警更容易因为工作而‘挨打’。”毕华军说出了几乎每个执过外勤的交警都会有的感觉。

  以成都为例,今年7月开始,每月都有两到三起“交警被打”的新闻见诸报端——他们有的被扇耳光,或被打成轻微脑震荡,甚至是被车主袭击裆部。毕华军分析,“交警按章罚钱,可谁会喜欢罚自己钱的人?任谁逮着机会都要骂骂交警。”

  “爆粗发火后,他们终于听了”

  记者问周宝来,是否还会继续当交警,曾经失忆的他没半点犹豫:“当然会。”

  那场昏迷发生在2013年8月18日上午。正在成都绕城高速上处理一起追尾事故的周宝来,突然被一辆爆胎侧翻的面包车撞上。在被从车窗拉出来后,他像往常一样,继续救助伤者,绘制事故勘察图。

  “他是做完所有份内的事之后,才倒下的。”同事回忆说。

  就在做这些“份内事”期间,他几次在路边呕吐,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别人眼里的“拼命”,周宝来归因于“制服情结”:“穿上制服,就要做对得起这身制服的事。”

  与周宝来怀有相同情结的,还有李富龙。他的父亲记得,儿子3岁起就想当警察。“那年过年他啥都不要,就要一身儿童警服。”

上一篇:叶丁瑜沧州 “最美交警” 等您推选 下一篇:模特zyg交警执勤图上了公益广告牌 每张都有感人故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