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荆门车管网 > 交警故事 > 正文

中欧班列“老司机”讲述成都对外开放路上的故事

分类:交警故事 热度:

  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在“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新格局下,本月初,成都召开对外开放大会,提出“高水平打造西部国际门户枢纽,加快建设‘一带一路’开放高地”的战略目标,并明确要求“破除开放平台制约,使成都由拼船出海变为驾船出海”。

  为此,成都自贸试验区专门确定了首批15项涉及跨部门跨领域、系统性集成性强的重大改革试验作为“硬骨头”改革任务。其中,包括深化国际班列多式联运“一单制”改革、拓展国际班列“集拼集运”、国际班列通关便利化合作、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标准版)”升级叠加增值服务等4项战略通道建设与贸易便利化改革任务。

  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驾驶员,正是这场战略通道建设与贸易便利化建设过程中最直接的见证者。从2013年蓉欧快铁开行以来,他们站在车头年复一年永向前,在前行的路上见证了成都融入“一带一路”的“蓉欧+”轨迹。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进成都青白江铁路港自贸片区,走访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老司机,听他讲述自己与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之间的故事。

  从3班人到18班人

  2013年4月26日,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从成都青白江启程。这一趟的最终目的地,是远在成都9826公里之外的波兰罗兹。成都铁路局成都机务段指导司机仲俊斓,正是这一趟横跨亚欧大陆班列的首位驾驶者。

  “以前刚开中欧班列的时候,开行的班次很少,知道班列的特别少,会用这个班列的也很少。一周下来,我们每个人也跑不了几趟车。”仲俊斓不仅开出了从成都出发的第一趟中欧班列(蓉欧快铁),而且每年从成都出发的首趟中欧班列(蓉欧快铁)都是由他来驾驶。

  从第一列开出到现在,每年蓉欧快铁的发车数量越来越多,成都国际班列开行数逐年增长。2013年开行31列,2014年开行45列,2015年开行103列,2016年开行520列(其中蓉欧快铁460列、中亚班列60列)。2017年12月27日,成都国际班列2017年开行规模突破1000列。

  目前,蓉欧快铁成为首个实现每日开行、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最广、开行线路最多、频率最稳定、产业带动效应最明显的中欧班列。成都国际铁路港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截至今年5月31日,国际班列累计已开行2238列,占全国中欧班列总数的四分之一,开行频率和班次居全国首位。

  蓉欧快铁的“提速”,让仲俊斓们忙了起来。“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三班人,现在已经达到了18个班,人数大概有四十多人,每个人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仲俊斓告诉记者:“而且,以前基本上是白天装货晚上走,现在白天出发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

  伴随着开行数量和开行频次的快速提升,更多的细节也在不断地优化和完善。

  从2016年开始,成都出发的中欧班列(蓉欧快铁)机车从韶山3型机车换成了和谐号。“和谐号故障率特别小,牵引力特别大,最大速度可以达到120(公里/小时)。”仲俊斓说。

  不仅是车头换了,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的发车起点也换了。“最早时候,位于青白江的城厢站没有列检作业,所以蓉欧快铁要从城厢集装箱中心先到成都北站来发车。”现在,始发从成都北站改成了城厢站,整个运行时间节约了4到5个小时。

  运行效率的提升还体现在交接过程上。起初,仲俊斓将火车从成都开到广元与西安局进行交接时,需要换上西安局的火车头再出发。这个作业流程就要消耗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现在,班列到了广元后不再需要摘头,直接由西安局的交接接管继续出发。

  从汽车配件到红酒咖啡

  2016年,国家发改委制定了《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确定了重庆、成都、郑州、武汉、西安、兰州等城市为内陆主要货源地节点。自那时起,中国的中欧班列,有了一张全局路线图。

  截至今年3月,中欧班列在国内开行线路达到61条,国内稳定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增加到43个,能达欧洲13个国家的41座城市。作为内陆主要货源地节点的成都,目前西向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已打通5条国际战略通道,连接境外16个城市、国内14个城市。南向稳定运行经广西钦州的蓉欧+东盟班列、越南河内经凭祥的国际铁路联运班列。

  很多人都在问仲俊斓,开了这么长时间的中欧班列,中间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谈到这个时,仲俊斓向记者摇了摇头:“其实,开火车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我们最重要的是在驾驶过程中加强瞭望、保证安全。”

上一篇:《未择之路》公映马伊琍颠覆出演卡车司机 下一篇:杨汉军事迹激励公交司机 提工作精细度增市民幸福感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