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荆门车管网 > 司机感悟 > 正文

生母斥偷子案保姆 所谓“就当走亲戚”的说法真是大言不惭(3)

分类:司机感悟 热度:

此案已立案未破案,无追诉时效说法

△ 北京京谷律师事务所 李长青

保姆何小平的行为跟以拐卖牟利为目的的人贩子还是有区别的,但这绝不代表对其行为可以放纵,不受刑事法律的追究。以自己抚养为目的拐走婴幼儿同样构成犯罪,应以拐骗儿童罪论。

《刑法》第二百六十二条规定,拐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本案中,何小平以自己抚养为目的,其实施的偷盗婴幼儿的行为不具有出卖的目的,或者说无证据证明何小平有出卖目的,因此对于何小平的偷盗婴幼儿的行为不能以拐卖儿童罪评议。但何小平偷盗男婴,使其脱离家庭与监护人,其行为应当构成拐骗儿童罪。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本案适用1979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法律规定,如案发时被害人已经报案,虽然1996年,被害方认为领回了自己的孩子(实际上不是),如果案件始终未侦破,没有追究相关人员刑事责任,到1997年之后,已经适用新《刑法》,而本案既然已经立案,且尚在破案当中,就不存在过了追诉时效的说法。

个人认为,重庆市公安局对于何小平投案自首,做出“自首时已过刑法追诉时效,不予立案”的决定与法律规定不符。警方应当综合法理、情理,给予何小平一个“适当”的处罚。

应从男童年满14周岁起,计算追诉时效

△ 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 梁小龙

此案未过刑法追诉时效。

据媒体相关报道,1992年6月朱晓娟已报警、公安机关已立案。此外,据河南省高院鉴定出错一事,可合理推断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法院受理朱晓娟幼子被拐一案。交叉比较后,可综合推断为该案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根据1979年《刑法》第一百八十四条之规定“拐骗不满十四岁的男、女,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何小平拐骗一岁男婴并抚养长大,显然涉嫌拐骗儿童罪。拐骗儿童罪属于常见继续犯,根据1979年《刑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即,拐骗之日幼儿仅有一岁,则继续状态应当计算至男童年满14岁之日,即1992年后的第13年——2005年。

何小平拐骗儿童罪一案应当适用1997年《刑法》,因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而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何小平应当被追诉。此外,1997年,何小平继续抚养朱晓娟之子的行为,仍然构成犯罪,可以适用1997年《刑法》。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上一篇:国台办驳斥操控台媒引导台湾地区选举说法:无中生有 下一篇:北京“深夜食堂”升温专家建议鼓励出租车夜间运营(2)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